司马光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怎样的孩子?

司马光砸缸的故事让许多人铭记于心,他的机智果敢和临危不乱的作风被写进了教科书,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或许是这个故事太有震撼力,导致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司马光的身上,以至于这么多年来很少人会问,那个被司马光救下来的小孩是谁?这件事的经过和结果又是如何的?

司马光砸缸救人的故事,最早出自元朝丞相脱托主持编著的《宋史》中。司马光的父亲当时担任天章阁待制,受到父亲的影响和教育,司马光某些方便比同龄的孩子都要来的成熟,比如心智和学识等。

史书对司马光的评价是:“光生七岁,凛然如***,闻讲《左氏春秋》,爱之,退为家人讲,即了其大指。自是收不释书,至不知饥渴寒暑。”

这段话的意思是,司马光在七岁之时,已经有大人的样子了。他喜欢《左传》,也喜欢讲书中的内容讲解给家人听。而对于读书方面,司马光更是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由此可知,司马光即便当时只有七岁,但他的领悟能力、应变能力等都比同龄人更为出色。

当然,再聪明的孩子也喜欢跟朋友一起玩闹。

某天,几个同龄的孩子在庭院中追逐打闹,其中一个小孩“登瓮,足跌没入水中”,就是说一个小孩子爬上一个装满了水的大缸,然后掉落在缸中。古代庭院中这种大缸,是用来接雨水,用来清洗庭院,所以这种缸非常的大,足以装下一个小孩。

掉入瓮中的孩子在呛水后定然无法从瓮口爬上来。孩子们见到有人掉入瓮中,吓得大喊大叫找大人。而唯独司马光没有慌张,他考虑两下后,明白靠落水小孩的能力是无法爬上来的,唯独的方法就是将水缸砸破,一旦水流出来,小孩就会没事。因此,他找到旁边的石头,狠狠将水缸砸破,伴随着水流出来,小孩也被获救。

这个故事让年仅七岁的司马光名声在外,许多人竖起大拇指夸赞他的沉着冷静和应变能力,但很少人会去记起那个被救的小孩。

被司马光就上来的小孩名为上官尚光,年少时就与司马光是好友。长大后搬到光山县的城西,此人也是感恩之人,再想起当年司马光救他的事件,他不甚感激,为此还特意修筑了一座“感恩亭”。

上官尚光明白,如果没有司马光当时砸缸救他,也就没有后来的自己,这可谓是再造之恩,所以心怀感激,修筑了这个感恩亭。

在光山县生活的上官尚光后来一直在此地繁衍,从其族谱上可查,上官尚光后来官运不错,还当上了宰相。但在正史中却没有他当宰相的记载,甚至也没有出现过有关此人的任何记载。

所以很多人怀疑,要么上官尚光做宰相的时间太短,并且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贡献,所以史书并没有特别记载;要么就是,上官尚光并没有担任过宰相,他的事迹是后人为了希望有个厉害的祖先,所以特意捏造的。

但不管如何,司马光的这一砸,砸出了一个家族来,如果没有他的智慧,也不会有上官尚光的存在了。而救人之恩,再造之恩,上官尚光为司马光修筑的感恩亭,也算是一个最好的回报了,毕竟古代文人视金钱如粪土,唯有清名才会让他们感到满足

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家长就给我们讲司马光砸缸的故事,那时不管是家人还是老师都会跟我们说要学习司马光这种遇到事情沉着冷静的态度,当时就觉得司马光好厉害,小小年纪就能想到如此巧妙的办法救出伙伴。

小编今天带着大家重新再回顾一下这个故事吧,在司马光七岁的一天,他和自己的朋友们一起在院子里面玩耍,七岁是一个男孩子最活泼最调皮的年龄段,几个小伙伴一会儿爬假山,一会儿翻跟头,假山的旁边有一个大水缸,大水缸要比这些七岁的孩童还要高出一头,有一个孩子就非常的调皮,在假山上又蹦又跳的,一不留神就掉进了这个大水缸里,在场的小朋友们都吓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大水缸里面全部都是水,于是都开始大叫,在这时司马光搬起一块大石头,向大缸砸去,水缸破了以后,水很快便从缸里流出来了,那个失足掉进缸里的孩子也被救出来了。

这个故事通常是大人教导小孩遇到什么事情不要惊慌,在司马光那么小的时候就能想到砸缸救自己的小伙伴,这种简单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这个故事我们都知道一位主角是司马光,但是没有人讲过这个在缸里的小孩子是谁,小编查了查资料发现这个小孩叫做上官尚光,看着这名字也会觉得说这两个人一定很有渊源吧,但小编看记载中他好像一直就叫这个名字。因为司马光救过他的性命,为了感谢司马光的救命之恩,专门为此建了一个亭子,叫做“感恩亭”。

这些故事在不同的年龄阶段看起来似乎会有不同的感悟,从不同角度看待这个故事的感受也是不一样的。就像小编现在也可能不会想到会用一块石头去砸缸然后使得自己的伙伴获救,小编可能会求助大人。

不知道看到这篇文章的各位小主们会怎么解决这件事情,会不会也像司马光一样那么机智的那一块石头砸向那口缸呢?不论如何,小编觉得司马光和上官尚光身上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司马光的机智冷静、上官尚光的知恩图报都值得不管在我们什么年龄阶段都应学习的。

中秋节要到了,小编在这里祝各位小主节日快乐。

那时候有没有那么大的缸我不知道。我家一水缸破了。反正也不用打算丢掉。太重搬不动就拿个铁锤打算打碎了一块一块丢。敲很久,手麻了,也没敲碎几块。所以我是不相信小孩能用石头砸碎。陶缸唐宋时己经成熟,做很大,实物很难保存至今。从当时字画比例看出荷缸多大,最有力证据是宋元烧制瓷器有的盘子直径超八十公分,瓶子高度超过六十公分(各大博物馆有实物),烧制他们的陶盒子更大些。缸、瓮之类属百姓居家常用植物,烧造难度应不高,宋朝那么名贵的瓷器都能制造,说明烧造工艺己非常先进,烧制这种东西应非常容易。

马未都说未发现此类大型实物,我想,谁家墓里会放那么大的东西陪葬,并且它没有值价,就算大型的居住群也很难完好保存这种大型的器皿,马未都比一般老百姓懂得多一些,但他也不是什么专家,更不代表权威。瓮和缸的区别是口径。大肚小口的叫瓮。瓮不上釉是因为主要用来存放食物。缸一般用来存水,大口径的都叫缸,缸一般都上釉。小的有盐缸,大的有水缸,染缸。古代的缸一般做内釉。有钱人家的缸是内外釉,帝王家的有铜缸。瓮的烧制叫预制陶,500度高温以下。缸的烧制一样,只是如果做釉的话,一定要500度高温。所以能做瓮,就一定能做缸。现在看到的古时候的大缸没釉,本人估计是自然脱落,毕竟现在的釉也有自然脱落的现象,主因是釉烧温度不够。七岁小孩能不能砸破缸,不能说没有这个可能性,毕竟古时15岁结婚是正常事情,20岁没结婚是不正常。

现在是倒放的,上面部分是没有水的,有水也会从中间接口流出,所以说上面有裂缝也不会影响使用。但是作为正常用的缸,是不允许有裂缝的,否则水不都漏完了。历史最好的证据之一是出土物。有没有宋代及以前出土的缸文物就可以说明一切了。商代就能铸造青铜大司母氏鼎了,而陶土制造早于青铜器制造从理解上讲千年以后的宋代造不出大于一米左右的缸难以说服人。马末都并没有从考古实证上说明宋代不能造大缸的论据来。作为名家说问题要有理有据,不能为显博学而标新立异语出惊人。

马未都不见的就是对的,没有发现缸这个文物,不见的就没有!殷墟没发现之前西方也不承认商!我们家把陶土的大一点的容器也叫缸!也可以盛水!如果真是现代说的那种坚硬的缸反而不对!!因为凭借他个孩子不可能扎破那么坚硬的缸!如果是陶土做的就可以!所以故事是真的是有可能的!一旦土坯拉成型,不管是开口向内还是向外,应力就稳定了。宋朝可能烧不成大件的瓷缸,那需要超大的窑炉,空间一大温度就很难达到要求了,但是宋朝烧制相对低温的大件土陶,如陶缸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所以从文字上区分缸、瓮完全没有意义,缸、瓮的区别只在形制,不在大小。

司马光砸缸是真是假实际上是无从考证的!因为这件事太微不足道。马未都和赵教授的争论过程,反映了中国教育的致命问题,不会进行质疑和正确的论证。马未都从器物发展的历史角度,质疑砸缸的真实性;而赵教授却只会用史籍证明史籍,陷入了循环论证的逻辑困境。马先生只所以杠上赵东梅是他们对历史的价值观产生了分歧。马先生认为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历史价值观最重要?而赵女士认为历史真相最重要,那怕真相很丑陋,(即价值观次重要或不重要)。这是北大公知的共性,受西方价值观的影响,全盘西化,(他们不知道西方为了美化历史,甚至不惜伪造历史。)赵女士翻来覆去吊书袋,马先生大慨是听了刺耳,忍不住怼了几句?其实老头挺可爱的!

人物神化,有历史的。从已经发掘文物的角度看,马先生的观点是成立的。不能以现在的观点来分析,看问题的!文中有关制陶是需要技术,但绝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高科技,不可能越往后越退步的论述,缺乏实际。不要以外古代的任何东西任何后来的朝代都可以做出来的!如果能,也没有失传一说了!历史没有真相,只存在道理。缸大口,瓮小口,就说小孩不容易掉进去,真就掉进去了,你成年人试试,找块大石头把盛满水的大缸或者瓮砸开一个洞。有那力气,都能推倒了好不好。而且同时代的人表述就真实吗。

请你们看看各朝代对开朝君主出生时候的描述,那简直就是神仙下凡,你说是真的吗。史书记载是瓮,明显是陶器,民间讹传为缸,赵教授没有用历史语言,而用了民间词汇。马老师说缸在宋代宋代烧制不成,也没有说错,但人家司马光没有砸瓷器的缸,砸的是陶瓦器的瓮呀。司马光砸的是瓮,瓮的容量是比较大的,装一个成年人是没有问题,武则天时一个成语“请君入瓮”,至少说明瓮非常大,唐朝的制瓮技术,宋朝绝对有。马未都并没有搞懂司马光砸的是何物,贸然否认司马光砸缸(瓮)的故事,是过于自负,非常武断的行为!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司马光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的文章

 

随机推荐